最新热点:

出售巴菲特的时间,他要用区块链做个人时间的“纳斯达克”

人的时间可以交易吗?

在时间交易还只是科幻电影中的情节,巴菲特的午餐还停留在新闻上时,季小武早就开始做“时间交易”的生意了。

2016年,一个名为“秒啊”的产品出现,用户可以购买在平台上线的名人、明星以及行业头部人物的时间。比如花钱购买明星的时间从而获得跟偶像面对面接触的机会。

如今,季小武正在用区块链技术升级秒啊,用区块链技术打造了一条名为M.I.T(秒啊国际时间价值链)的公链,通过发行的Token将时间数字资产化,从而打造出去中心化、跨国界、交易灵活、价格透明、权益得到良好保障的时间价值传递平台。

这也是一个可以将个人的时间价值交易流转起来的平台,让“时间就是金钱”成为现实。

做“名人时间”的生意

“优秀者的时间好比钻石,品质越高越稀缺,上进者的时间好比茅台,存放越久越值钱。”

出售巴菲特的时间,他要用区块链做个人时间的“纳斯达克”

当问及个人时间的投资价值是什么时,季小武给深链财经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事实上,在进军区块链领域以前,季小武在创投圈颇有名气。

2016年,一个名为“秒啊”的产品上线,在该产品上,明星、企业家、奥运冠军等行业头部人物的时间多维度上线,用户可以通过秒啊APP进行够买。比如,购买中国有嘻哈冠军GAI的时间,从而获得与其面对面接触的机会。

在“秒啊”里,明星、名人的时间以秒为单位,用户可以购买自己看好的名人的时间,当持有的时间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则可以进行相应的权利兑现服务,如跟明星线下见面、共进晚餐等等。

科幻色彩的想法、新奇的商业模式让季小武和秒啊在当时“震惊”了投资圈,秒啊很快便拿到了包括洪泰基金、宣亚国际等多家机构的投资。

“从2016年12月13日上线到12月30日,短短十七天‘秒啊’的充值额达到2个多亿,半年时间估值就达到30亿。”

包括音乐人左小祖咒、中国有嘻哈冠军GAI、足球运动员于大宝等名星或名人都与秒啊进行签约,成为在平台上出售时间的“尝鲜者”。

秒啊走红之后,季小武团队又开始打造MiaoA,一个国际版的秒啊。将“时间交易”这门生意推向海外,让更多的国际名人可以售卖自己的时间,也让更多的用户可以购买时间。

“MiaoA接连做了特朗普、巴菲特、韩国歌手金钟国、球星马尔蒂尼等名人的见面会。”

谈及打造秒啊的想法,季小武称事实上源于一次投资。

2015年,季小武投资了一家网红经济公司,虽然这家公司以失败告终,但是,季小武却从中窥见了商机。

通过投资这家公司,季小武发现网红的价格波动非常快也非常剧烈。

“本来已经签约好,每小时15000元给企业做直播,第二天可能就变成3万元了,为什么?因为网红昨天做了一档电视节目,粉丝增加了几十万。”

网红的身价随着其粉丝数、能力等各方面的变化产生波动,季小武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

于是季小武把当时正在做的一个名为“快约”的平台进行升级,将其打造成为了一个名人、明星、专业技能人士的时间市场定价平台。这就是后来的秒啊。

“人的时间是具有爆发的价值,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季小武笑着说。

“脑洞大开”的连续创业者

见到季小武时,他正在和团队在办公室开会。

短发、无边框眼镜、POLO衫,眼前的季小武看起来理性而又冷静,但这样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很多天马星空的想法。

季小武甚至打算用公平公开的、具有区块链精神的方式打造一部以区块链和时间作为主题的轻科幻电影。

在秒啊之前,季小武有过多次创业经历,且创业项目大都另辟蹊径,充满想象力。

2006年,季小武创办了粉娱中国(娱乐门户网站),在“粉丝经济”这个词还没有出现之时,就充分利用粉丝心理开展了一项名为”玫瑰暴动“的活动,从中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短信变玫瑰,粉丝发一条短信给我们,我们就给他们喜欢的明星送一枝玫瑰。一条短信一块钱,一枝玫瑰的成本才3毛,有人甚至送了6666枝玫瑰。”

2005、2006年时超级女声非常火热,短信投票盛行,在绝大多数人都在做短信投票的时候,季小武却将短信变成实物,赚了几百万。

除了玫瑰暴动,季小武还做了“明星行踪随时知道”,通过和明星经纪人合作分成,用户付费包月,即可获得自己喜欢的明星的实时动态推送。

“粉丝经济,天然流量”,季小武坦言自己并不是一个追星的人,但他看到了粉丝的疯狂,并从中发现了机遇。

2007年,季小武甚至还想过做明星股市、虚拟股市,“模型都已经做出来了”。但因为公司被收购、自己权限被缩小,加上与职业经理人理念上的不和,很多想法都无法付诸实践。

在难熬的时间里,季小武组织了车友会,召集一大帮朋友开车出游排解苦闷和压力。甚至有一段时间,季小武买来了木材和工具,一个人叮叮当当地做出了一个衣柜。

“那个时候自己陷入了焦虑期和迷茫期。”季小武回忆道。

最终,2008年季小武决心从粉娱中国离职,净身出户。

走出阴霾后,季小武开始了下一个创业项目——红科网安,专注于互联网信息安全。当时互联网虽然火热,但非常烧钱,融资又不容易,于是季小武另辟蹊径,选择做一家服务于互联网的公司。

通过红科网安,季小武也积累了资金和人脉。

“做牛逼的事情,顺便赚点钱”,季小武这样总结自己和公司的价值观。因此在红科网安赚到一些钱后,季小武决心要做一些牛逼的事情。

2013年,季小武打造了“快约APP”,一个普通人的时间共享平台。任何人在快约的平台上,都可以购买另外一个人的时间,来学习写作、学习烹饪或者请教别人如何创业等等。

“我们家鱼缸长了青苔,不知道如何清理,在快约上发了一个申请后,真的有个人来帮我把鱼缸清理得干干净净。”季小武自己也会使用快约来消费。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季小武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做“时间”的生意了,而秒啊则是这门生意的一种升级的玩法。

与此同时,在做秒啊的过程中,季小武也逐渐发现区块链和自己的“时间事业”的天然契合点。

用区块链做“个人时间的纳斯达克”

出售巴菲特的时间,他要用区块链做个人时间的“纳斯达克”

“我们想做一个个人的时间的纳斯达克。”季小武这样解释MiaoA所要做的事情,对于MiaoA的定位,季小武非常清晰——数字时间的交易平台。

在季小武看来,时间就是金钱,是可以交易和流转的,特别是有了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之后,这种价值的流转会更加方便。

对于人的投资一定是会超过对于目前区块链空气项目的投资,在季小武看来,人的时间对应的是真正的“资产”而不是空气,而且这种投资具有巨大的爆发潜力。

“比如中国有嘻哈的GAI,在酒吧唱歌一晚上也就几百或者几千块钱,成为了中国有嘻哈的冠军后,一场商演就变成了60万、80万一个小时,这就是投资的爆发。”

为了更好进行个人价值的变现和流转,秒啊团队还打造了M.I.T,这是一个借助区块链技术,通过发行的代币TNB将时间数字资产化,从而打造出去中心化、跨国界、交易灵活、价格透明、权益得到良好保障的时间价值传递平台。

“我们的TNB类似于ETH+FT,未来在平台上发行自己时间的人需要消耗TNB,所有的交易流通也需要TNB。”季小武称。

和其他区块链项目不同的是,MiaoA天然就是落地的应用,虽然之前在MiaoA上已经有了名人时间的交易,但在季小武看来,过去都是在做诸如见面会、晚宴之类的时间的周边产品,接下来要做的是真正绑定名人、明星的时间。

M.I.T是公链,TNB是代表个人时间价值的Token,MiaoA是数字时间交易平台,不论从底层的公链、代币、还是应用,其实都是围绕着“个人时间价值”,季小武想要用区块链将个人的时间价值交易和流转起来,让“时间就是金钱”成为现实。

谈及长远的目标,季小武称希望未来能够将M.I.T打造成一个放权给社区的,真正去中心化的区块链项目,但眼前的打算是将国际时间价值链给做扎实。

6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