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区块链杂谈:大道至简——与区块链有关的几个观察点

最近有朋友打算出一本区块链方面的书,初步想法是遴选几十位区块链领域的作者的文章,以期可以从比较全景的视角向人们展示区块链的各方面考虑。

因为这个事情,我最近一直在想如何选人与选稿的问题,因为目前这个领域的文章可谓是汗牛充栋,观点与看法充满了矛盾与对立,很难一下子梳理出一个清晰的脉络,所以这个任务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这里最主要的问题是,要遵循什么样的思路和线索去对区块链的讨论做出一个有条理的汇集。

另外还涉及到一个标准的问题。

哪些问题才是有必要和最需要让读者知道和了解的,这些文章集合起来,是不是能够令更多数对于区块链有比较理性的认知。

如果结果是混乱无序的,那么这本书将不会有任何价值。

因为这个事情迫使我不得不去从最基本的方面考虑区块链的一些基础性问题。

大道至简,这是我对区块链的第一个基本的认知。

人们在尝试使用技术手段去重构社会信用体系,这是区块链最基本的动机。

但是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社会信任的构建是有很大的难度的,这与互联网空间的违约成本低廉形成了一对矛盾的结合体。

我们尝试解决这个矛盾的过程中,技术手段是有多样性的选择的。

我们目前的问题在于,技术的方案总是在追求细节的精致,在运用各种可以使用的技术方案过程里,对共识机制的研究是以制约为目的,忽略了以人为本的真意。

结果往往因制度的结构性缺陷导致了投机者作恶的策源地,很难从根本上解决期望解决的问题,反而是的本来的秩序产生了新的混乱,这是一种不该有的东西。

所以用简单的思维来思考区块链的基本使命是必要的。从人性的本质来看,善与恶从来都不是单独的存在,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在机制的设计和组织模式的规划上,从奖与罚两方面来制定规则和规矩,而不是像目前的区块链体系一样,总是注重激励机制的引导制约作用,而把惩罚变成了不同程度的成本算计和脱离的威胁,这是无法达到限制作用的。

在这个层面上,目前的理论探讨文章还是比较缺少的。

关于合规性的问题。这是涉及到任何事物的生存空间的原则性的东西。

业内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始终处于明知不可为而为的怪圈里。

坚持区块链的革命颠覆理念的支持者,总愿意把局部的、区域的、小国家的一些个别的积极举措当成区块链可以对抗或者是反对现行体制的事例,却经常会忽视在当今世界里话语权和决策权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转移和转变,重大的问题还是有少数几个大国和经济体主导的。

当世界主流意识领域已经逐渐明确了对于区块链的认识和标准的制定倾向,并且通过国家、政府、大机构的介入和逐步加深的参与程度,我们应该到了需要理智和冷静的考虑最终出路的时期,而不是以主观的愿望和虚幻的期许来作为理论研究的依据,这对于区块链行业乃至技术的发展和探索,只能是有害而无益的指导方针,应该及时的摒弃。

所以在这方面,有些对传统和社会了解和体会更深的所谓古典或传统投资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研究者,他们的观点或者更有借鉴和指导意义。

对于区块链的适用性范围,目前对于哪种链更确定的争议还没有明确的结果。

一般认为,公链是比较符合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征的。但是目前的公链里面,真正能够在技术上达到去中心化稳定运行的却并不多。

公有链的最大问题在于,他的共识是最难达成的,因此也是目前的区块链共识机制里面实现强度最差的。

联盟链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并且是事实上应用最成功和适用范围最广的。但是因为联盟内部也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为了最大化的达成对于规则的认可,联盟链多数时候是以妥协的形式出现的。

私有链一直被认为不属于真正的区块链,但是这是从狭隘的定义角度看问题的。相对于落地和实现,私有链无疑是有着很大的优势的,因为他的使用场景比较单一,社区规模是完全可控的,因此它实质上是会遇到最小阻力和最可能达成社区内广泛共识的一种形式了。

但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束缚,理论界对私有链的优势是选择了视而不见和刻意回避的。因为没有人愿意被同行认为是不懂区块链的,这是一个比较可笑的结果。

为区块链而区块链,在目前还是一个理论与实践范畴内共有的潜规则,这是可悲的。

涉及到区块链的价值问题,激励机制是争议最大的。这种争议不是行业本身就有的,是因为监管造成的一个结果。这个结果也直接影响到区块链本身的定位与定义问题,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是一个比较实际的基础性问题,也是亟须解决的。

在这个问题上面,通证的理论实际是一个这种环境下的产物,并不是区块链经济体系的内在逻辑决定的。

在有币无币,是代币还是通证的问题上,没有真知灼见,没有无可辩驳的理论一依据,目前只是一个探讨和争议的状态。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选择?

没有代币的项目是耍流氓,有代币的项目就难免投机炒作和上交易所,这些是不被允许的。

那么,对错与事实之间,究竟是什么在起决定作用呢?

有些事无法妥协,有些问题是不能用回避和折中解决的,我们需要一种合理的方案和解决办法,这是需要业内的群体智慧的。

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是,区块链本身的逻辑矛盾目前是无解的。

社区与系统,都要靠趋利性来维持运转,而在趋理性的本性上面,每个人每个团体都是有着自私的一面的。如何在这种自私性与群体共识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应该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涉及到社会治理层面的。

所以我们会发现,共识机制里总会有管理的思维在里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我们说好的自治呢。能够在多大程度和范围上实现社区组织的自治,这是需要深入研究的。

提出这方面研究著述的人,还是比较少的。多数还在解析和评价现有的共识机制,创造性的想法还鲜见提出者。

区块链是多技术的集合,他的创新性在于为社会问题找到了一种可能的技术解决方式,但是一切都还在摸索着,前景和结局,远没到可以明确看见的时候,我们需要研究和考虑的因素与探索的领域还很多。

在一个新事物的成长过程中,固步自封和先入为主的危害,有时候比保守思想和势力的影响还要大得多。

开明、开放、开诚布公,这是我们需要的区块链理论和实践的探索者。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