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杭州押注区块链第一城 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一个月前,币圈知名人物李笑来,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雄岸区块链创新基金创始合伙人。

这一基金来头不小,由浙江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暾澜投资”)共同出资,总规模100亿,其中政府引导基金出资30亿元。因为有政府引导基金的身影,而被币圈视作“半个国家队”。

邀请李笑来担任基金管理人的,是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也是百亿基金背后的推动者。

按照姚勇杰的描述,百亿基金的成立,颇有些“传奇色彩”。

“今年情人节那天,我跟杭州市市长徐立毅聊了一个上午的区块链,当时就决定成立一个100亿规模的区块链基金,再成立一个区块链产业园区和区块链发展研究院。”

1

杭州的区块链产业园

一拍即合之前,早有征兆。徐立毅与姚勇杰见面并决定成立百亿基金的10天前,徐立毅在杭州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正式提出,“杭州将加快区块链这一未来产业的发展”。作为东部经济重镇,杭州是国内首个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省会城市。

这在区块链行业经历过2017年大监管、同时在区块链产业相对较为聚集的北京和上海两地政府谨慎态度的对比下,杭州的这一举动显得弥足珍贵。主政者徐立毅也被众多从业者们称呼为“区块链市长”。

为了加快百亿基金和区块链产业园的落地,徐立毅专门安排了杭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具体协调,将百亿基金具体落实到杭州市余杭区,再落实到阿里总部所在的杭州未来科技城。

“从成立基金的意愿到正式落地,只有54天。”杭州的区块链产业落地速度,让牵头人姚勇杰颇为自豪。

速度太快,甚至开业时“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几个大字都是临时找的物料,在仪式结束后因为无法固定而拆除。

另一个与姚勇杰一拍即合的,是币圈知名人物李笑来。经过币圈另一位知名人物俞文卓(圈内人称“老猫”)的牵线,一年前还在微博上调侃“听到最搞笑的想法就是搞所谓的区块链产业园”的李笑来,飞到杭州与姚勇杰商量百亿基金和产业园的落地。

见面的地点放在了灵隐以西的永福寺。姚勇杰回忆,在两人畅谈百亿基金未来时,庙宇门柱上一副对联映入眼帘,“独坐大雄法身不动作狮子吼,同登觉岸应化无穷出海潮音”,每一句第四个字“雄”和 “岸”组合在一起,成为这支百亿基金的正式名字。

与“雄岸”相对应的英文名“Grand Shores Capital”,简称“GS”, 恰好是国际知名投行高盛的拼音首字母,姚勇杰和李笑来以此立意,做区块链投资领域的 “高盛”。

2

雄岸基金架构图

宏伟的愿景下,徐立毅寄语雄岸基金:做早、做准、做实、做强、做大。

杭州的一系列举措也得到了省政府的支持。刚刚过去的5月8日,浙江省省长袁家军在省政府举办的“区块链技术及应用”专题学习会上指出,区块链技术完全符合高质量、竞争力、现代化的要求。浙江已经初步形成区块链技术先发优势,下一步要抢抓机遇,主动抢跑,大力发展区块链产业经济,撬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政府扶持下,以百亿基金为代表,区块链的杭州力量正在集结,抢占区块链产业高地,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1、杭州区块链往事

站在杭州扶持区块链政策频出的节点回头望,在比特币和区块链进入中国的路径上,杭州是绕不过去的中心。圈子内声名赫赫的大佬们,都在这里留下过青涩的影子。

时间回到2011年。一名大学生在知乎发问:如果手头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一位网友回复他,“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站在比特币价格狂飙突进后的今天往回看,这个先知般的回答,成为币圈内外最为人熟知的段子。

回答的人叫长铗,科幻小说家,真名刘志鹏,曾在2006至2008年连续三年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2011年,他的另一个显性身份是南宁市国土资源规划院的公务员,在为自己的科幻小说寻找素材时,长铗接触到刚刚问世两年的比特币。

被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的设计理念吸引,长铗沉迷其中,并开始在网上翻译一些比特币文章。与他几乎同步,在网络的另一端,北京一位叫吴忌寒的投行分析师也被比特币的概念所吸引,边吃泡面边买币。

一段奇幻之旅在后者向长铗打赏了一笔比特币开始。在比特币还没有形成巨大财富效应的2011年,两个年轻人因比特币背后的理想主义而惺惺相惜,并决意发起一场启蒙运动,在中国推广比特币及其背后的概念设定。

俩人又找来了经济学者端宏斌,共同创立了区块链启蒙网站巴比特的雏形。随后,几个人共同翻译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又与网站早期的布道者们一起,创作出国内第一本比特币专著《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

2013年,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扬。随着财富效应的显现,比特币的商业化时代开启。这一年底,前书的作者之一、浙大毕业生宋欢平,飞赴南宁请长铗出山。盛情邀请下,长铗辞去公务员职务,拖家带口来到杭州,成立专门的公司运营巴比特。

宋欢平后来回忆,正式商业化运作的巴比特,初创成员全部来自于社区本身。随着巴比特社区的影响力扩张,杭州一时成为国内区块链社区的大本营。另一位早期参与者评价道,“巴比特早期的帖子,几乎是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史,你可以在论坛上找到每一个重要的节点,也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圈内大佬。”

吴忌寒并未参与正式创建的巴比特 ,他接受了一批浙江商人的投资,成立了日后称霸全球算力的比特大陆。

巴比特的杭州故事刚刚开启,杭州的另一个比特币资讯社区壹比特,研发出针对莱特币挖矿的银鱼矿机。受限于加工能力,壹比特将银鱼矿机生产交给了杭州一家名为亿邦科技的公司。银鱼矿机最终由于熊市的到来项目失败,但承担了代工的亿邦科技,借此转向了数字货币矿机设计生产,并将研发生产的矿机命名为“翼比特”,日后成为全球第三大矿机设计生产商。

被视作矿机传奇的创造者张楠赓(币圈人称“南瓜张”),两年之后正式与杭州结缘。南瓜张被币圈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的发明者,他将其命名为“阿瓦隆”,卖向世界各地。

2015年7月,南瓜张带着核心团队,出现在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的办公室。他和他的公司嘉楠耘智,正处在新一代矿机28nm芯片投产的关键时机,代工方台积电提出了3000万的预付款,以及代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更多投入需求。他们需要说服姚勇杰,对存在不确定性的公司进行投资。

“一天的时间,他们对改变未来世界的决心打动了我。”姚勇杰最终出手1700万,成为这家企业最早期的投资人之一,也奠定了在杭州区块链投资圈地位。

拿到资金后的嘉楠耘智,也接住了杭州抛来的橄榄枝,将公司整体迁至杭州。姚勇杰透露,“杭州市政府专门还给解决了员工子弟上学的问题”。

2、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2018年5月16日,嘉楠耘智向港交所正式提交招股书,联席董事长孔剑平晒出招股书受理的回执,在朋友圈感谢大家支持。

稍早之前的4月份,一位监管人士调研嘉楠耘智,留下评价:“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恰逢中兴芯片风波,来自国内金融监管官员的这番表态,让包括嘉楠耘智等在内的矿机生产商大为振奋。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尽管来自中国的矿机设计生产商垄断了全球90%以上的市场,但很长一段时间内,囿于芯片用途,这一行业一直没得到主流社会大范围的认可。

与嘉楠耘智提交招股书的同一天,杭州另一家矿机设计制造商亿邦科技,亦被曝出赴港IPO消息。路透社消息指出,亿邦科技计划募资规模达10亿美元。

一天之内,两家矿机企业代表杭州区块链产业,站在了舆论瞩目的中心。根据港交所处理速度,嘉楠耘智或将在7月登陆H股,成为“区块链第一股”。

嘉楠耘智的招股书披露,受益于2017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大涨,2017年营业收入13亿,同比增长超过4倍,2017年净利润为3.6亿,同比增长6.9倍。此前有媒体预测,嘉楠耘智2018年净利润可能超过30亿,年均复合增长率接近10倍。由此推测,此次港股IPO估值有望达1000亿以上。

除了矿机销售收入,借助于矿机算力技术多年积累,嘉楠耘智发现了新的兴奋点:算力的经验可以复制至世界技术最前沿——人工智能领域。

嘉楠耘智的一位人士介绍,在实现人工智能的要素中,算法是普遍最被重视的一环,算力却一直被忽视。在算法上,芯片厂商AMD和英伟达通过他们设计生产的显卡(GPU)进行深度学习,走在了最前端。不过,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算法已经很成熟,算力要素成为制约人工智能的最大短板。

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介绍,2015年他们开始布局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经过两年深耕,2017年12月19日,嘉楠耘智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将应用于自动驾驶、语音交互、智能家居物联网终端和图像识别。

孔剑平在知名的3点钟社群中阐述嘉楠耘智的定位:未来的布局将是区块链计算芯片的研发和人工智能应用芯片的研发并驾齐驱,但二者又是有机结合的。

由嘉楠耘智IPO带来的想象空间正在打开。背靠阿里巴巴巨无霸互联网企业、浙大输出的智力支持,以及活跃的民间资本,杭州寄望于利用先发优势,抢占区块链产业高地,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3、各地政府抢跑入局

杭州市金融办在2017年发布的《杭州市区块链产业发展情况报告》显示,国内的区块链产业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四大城市,从区块链企业的数量和规模上,杭州仅次于北京,位居全国第二,以其完整的区块链产业链结构体现了杭州创新特色。

3

另一份由乌镇智库发布的《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白皮书》则显示,美国是区块链产业的领头羊,拥有334家区块链企业,中国以105家的数量紧随其后;在中国,杭州的区块链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在区块链专利数量上位居第三,仅次于北京和深圳,领先于上海和江苏。

杭州市金融办主任王越剑曾表述过杭州的优势:杭州的信息技术和高新技术发达,可以为区块链发展提供技术源泉,同时,杭州的互联网金融业在全国也极具优势,为区块链技术提供了各种互联网的应用场景。另外,政府很重视这个产业的发展,尽力提供良好的服务平台和产业政策,为产业发展打造良好的生态系统。

2018年年初,区块链被写入杭州市政府工作报告,地位仅次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这也是国内首个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城市。

尽管由于扶持力度大而被视作拥抱区块链最为彻底的城市,但杭州并不能高枕无忧,在区块链产业的布局上,众多竞争对手正在抢跑。

根据人民网一份材料整理,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共有贵州、浙江、江苏、广东、山东、福建、江西、内蒙古、重庆、成都、新疆等个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就区块链发布了指导意见,多个省份甚至将区块链列入本省的“十三五”战略发展规划之中。

刚刚获批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海南,近期也迎来区块链产业巨头火币集团中国总部的入驻。火币创始人李林表示,将在这里与全球顶级学府共建区块链研究院,建设4万平米的区块链孵化器,以及发起成立10亿美元规模的区块链产业基金。

华南经济巨擘深圳,也在4月底宣布成立首个区块链创投基金,首期规模5亿元。与杭州的雄岸基金模式相似,由政府引导基金——深圳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出资40%。

各地政府入局主导区块链产业浪潮下,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与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相契合,各地政府扶持下的区块链产业聚焦区块链技术,提倡“去Token化”,即无币区块链。

刚刚过去的5月19日,首都北京也宣布成立一支规模10亿元的区块链生态投资基金,旨在创建北京地区首家专注无币区块链应用投资的引导基金。

知名交易所OKCoin创始人徐明星作为基金的主要管理人亮相,他的参会身份是OK区块链工程院负责人,在发表完对于区块链技术如何改变未来世界的演讲后,这位代表着国内早起区块链创业的币圈大佬之一,获得了北京金融局局长霍学文的首肯,“今天徐明星讲的不是币,而是区块链技术的深度发展,希望他能够脱胎换骨,跟他发的币以及交易所彻底了断”,霍学文顿了顿,“今天已经不是发假币的时代了”。

本文由 比特帮BTCside.com 作者:bitcoin86 发表,其版权均为 比特帮BTCside.com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比特帮BTCside.com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